张檬小五婚礼仪式结束,不见圈内好友现身,仅有蔡少芬留言祝福-欧弟-戚薇-汪涵_网易订阅

张檬小五婚礼仪式结束,不见圈内好友现身,仅有蔡少芬留言祝福|欧弟|戚薇|汪涵_网易订阅
娱乐圈又有喜讯传来了!33岁女星张檬于2020年和同龄韩星金恩圣(昵称小五)官宣恋情,2021年男方甜蜜求婚,2022年2月双方领证正式结为夫妻,又等了8个月,二人终于在三亚举办了婚礼仪式,也算是画上了一个圆满句号,成为内娱又一对跨国夫妻。与网友猜测不同,目前主要工作是带货直播的夫妻俩并没有利用婚礼做噱头,从曝光的现场照片和视频看,张檬小五婚礼仪式较为简单,接亲仪式选择中式、现场仪式则是西式草坪,全程很是低调,连伴郎伴娘都似乎各自只请了1位明星,分别是女星海陆和男星张睿。直到婚礼仪式结束,也只有女方一人发文晒照,男方仅是转发,相关评论区大多是粉丝、网友留言祝福,一开始都没有明星前来转发评论。直到仪式都结束了,下午1点18分,女星蔡少芬赶回来给张檬留言:“太为你开心了,恭喜恭喜,祝愿白头偕老永远相爱”,二人之前合作过电视剧《美人无泪》。之前网友还猜测,老大哥汪涵应该会出面给两位新人送上祝福,当年小五金恩圣曾在《天天向上》节目担任常驻主持,后续回韩国入伍当兵,汪涵还给了他一张银行卡,希望他善待自己,然而从现场反馈看,汪涵并没有现身。联想到《天天向上》如今改版停播,不由感慨物是人非,当年欧弟在海外大婚,天天兄弟主持团全员到场,汪涵更是参与仪式,亲自把新娘送到欧弟面前,俞灏明、矢野浩二、小五金恩圣等人紧随其后出席,场面温馨。转眼来到2022年,欧弟已经离婚,更是为了赚钱养家再度来内地发展,只是再难接到主持工作只能带货,孩子都交给家人带。小五金恩圣举办婚礼仪式,曾经的天天兄弟主持团别说到场了,连祝福都没有第一时间发布,差别有点大了。不仅如此,连传说中的婚礼歌手张远都没有现身仪式,张远还是小五金恩圣的队友,二人同属组合至上励合,张檬和金恩圣官宣时他还发文祝福了,这次婚礼仪式都结束了,也没见他发声祝福。男方圈内好友静悄悄,女方这边也差不多。请柬上写着中午11点仪式开始,直到结束伴娘海陆都没有发文。几乎不错过任何娱乐圈话题,曾经公开惋惜过张檬整容的制片人于正,也都全程沉默。张檬圈内好友也似乎确实不多,2013年她在生日当天举办唱片发布会,于正到场,杨幂、陈楚河、薛之谦等人拍摄了视频祝福,2016年她以好友身份出席了钟丽缇、张伦硕北京婚礼,很明显这些友谊似乎都没能维持至今,这些明星全部没有出席她的婚礼,也都没有发布祝福。张檬的短视频评论区,不少网友都提及了“夏家三千金”,也就是张檬、唐嫣和戚薇,2011年三人共同出演了同名电视剧,3人现在全部已婚,唐嫣和戚薇更是圈内幸福婚姻代表,戚薇前段时间才生了二胎——2人也都没有出面为张檬婚礼发文祝福。当然,不排除张檬小五圈内好友都选择了私下祝福,或者是有工作行程没能第一时间发文。最后也是放上张檬小五婚礼仪式现场表白,他们一人说“要一起好好地经营一个家,如果可以选择,我要下辈子,下下辈子,下下下辈子枕边人都是你”,一人回应:“你为我的生命带来色彩”,其实有时候其他人祝福只是锦上添花,身边人才是最重要的,这里也希望张檬小五未来能幸福圆满吧!本文未经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生命至上!海南航空航班紧急备降新西伯利亚救治突发疾病旅客_网易订阅

生命至上!海南航空航班紧急备降新西伯利亚救治突发疾病旅客_网易订阅
10月19日HU492航班上,机组人员及机上医生对突发疾病旅客展开急救。10月19日,在布鲁塞尔飞往西安的海南航空HU492航班上,一名旅客突发疾病,本着生命至上原则,海南航空快速决策紧急备降就近机场,机组人员与地面保障单位密切配合开展一系列急救措施,旅客得到及时救治,并转至当地医院就医。事发航班于北京时间19日4时18分从布鲁塞尔正点起飞。6时40分左右,客舱内突然响起了紧急广播:“各位旅客,现在飞机上有位旅客突发疾病,如果哪位旅客是医生或护理人员,请马上与乘务员联系,谢谢!请马上与乘务员联系,谢谢!!”原来是一名旅客在从洗手间返回座位的途中晕倒,正在周边清理卫生的乘务员立刻上前扶住旅客,并报告给客舱经理汤雅莉。客舱经理第一时间将旅客情况通知机长,并启动应急预案,一方面安排协助旅客移至应急出口处平躺,一方面立即通过广播寻找医生。听到广播后,一名任职于国际SOS救援组织的旅客急忙从座位上赶往应急出口处查看情况,乘务组迅速组建起临时“救助小组”。飞机平稳落地后,医护人员护送患病旅客前往新西伯利亚州医院进行救治6时43分左右,乘务组协助医生对旅客进行救治并协助旅客吸氧。救助医生检查旅客发现其意识模糊、指甲发绀、面色苍白,随即在乘务组的协助下开展一系列急救措施,患病旅客情况稍微好转。8时39分,患病旅客病情突然恶化,医生经专业判断后建议应尽快到地面就医。为了最大限度保障旅客生命健康,机组立即通过卫星电话联系地面汇报机上情况。在获悉紧急情况后,海南航空AOC组织各单位召开紧急会议并启动公司应急响应程序,公司领导召集各部门业务专家争分夺秒制定保障方案。最终,经各单位一致会商后决策航班立即飞往最近的新西伯利亚托尔马切沃机场备降,尽一切可能保障旅客生命、保障航班安全。9时55分,飞机平稳降落在新西伯利亚托尔马切沃机场,患病旅客由急救车送往新西伯利亚州医院进行救治。备降航班也于12时16分从新西伯利亚起飞,16时22分将其他旅客安全送达目的地西安。为做好后续保障工作,海南航空已安排莫斯科航站工作人员到达医院,并联系了中国驻叶卡捷琳堡使领馆、新西伯利亚亚洲华人商会,共同协助做好患病旅客后续相关安置工作。急救期间,海南航空全体机组始终保持沉着冷静,团结协作,第一时间开展紧急救助;地面保障工作人员快速响应,与时间赛跑争分夺秒果断决策;莫斯科航站工作人员闻令而动,立即前往当地医院协助保障,施以温暖守候。在整个协同处置过程中,海南航空上下心系旅客安危,迅速反应,运行组织高效有序、研判决策科学果断、分工合作、妥善应对,始终坚守责任担当,全力为旅客生命护航。(通讯员 谭屈玲)责编:姚凯红、刘凌

马自达CX-50渲染图曝光 全新平台打造-马自达cx-新车-马自达cx-5-马自达6-谍照_网易订阅

马自达CX-50渲染图曝光 全新平台打造|马自达cx|新车|马自达cx-5|马自达6|谍照_网易订阅
[爱卡汽车 海外新车 原创]日前,爱卡汽车获悉了一张马自达CX-5(参数丨图片)0(参数|询价)的渲染图,作为马自达CX-5(参数|询价)的换代车型,新车更名为马自达CX-50。除了融入了新家族式设计元素外,马自达CX-50或将与新一代马自达6相同基于全新后驱平台打造,并搭载直列六缸发动机。据悉,新车将于2023年发布亮相。外观方面,从曝光的渲染图来看,马自达CX-50有着浓厚的跨界风格,包括运动感和越野性都得到了兼顾,马自达CX-50前脸造型更为扁平化,具有较高的家族辨识度,黑色的中网使新车看起来更加运动,前保险杠两侧增加了类似日间行车灯的设计。值得一提的是,新车的车身长度或达到4600mm。此前曝光的路试谍照此前曝光的假想图动力系统部分,马自达CX-50或将与新一代马自达6相同基于全新后驱平台打造,并搭载搭载直列六缸发动机。此外,PHEV插电混合动力版本也有望一同发布。精彩内容回顾:老刘历史课 马自达汽车的一百年发展史网传一汽马自达将解散 长安马自达接管长安马自达CX-30压燃版上市 售19.99万

公安部:中国成为世界上公认最安全的国家之一 人民安全感较2012年提升11%-许甘露-副部长_网易订阅

公安部:中国成为世界上公认最安全的国家之一 人民安全感较2012年提升11%|许甘露|副部长_网易订阅
2022年10月19日,二十大新闻中心举办第三场记者招待会。中央政法委副秘书长訚柏,最高法院党组副书记、分管日常工作的副院长、一级大法官贺荣,最高检察院党组副书记、分管日常工作的副检察长、一级大检察官童建明,公安部党委委员、副部长,移民局党组书记、局长许甘露,司法部党组成员、副部长左力围绕“坚持以习近平法治思想为指引 努力建设更高水平的法治中国”主题与记者交流。2022年10月19日,二十大新闻中心举办第三场记者招待会。图为公安部党委委员、副部长,国家移民管理局党组书记、局长许甘露。徐想 摄在回答记者提问时,公安部党委委员、副部长,国家移民管理局党组书记、局长许甘露表示,党的十八大以来,全国公安机关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坚决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公安工作的一系列重要指示要求,扎实推进平安中国、法治中国建设,严密防范、严厉打击敌对势力的渗透颠覆捣乱破坏活动,严厉打击侵害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各类违法犯罪,有力地捍卫了国家安全,维护了社会安定,保护了人民安宁。我国是命案发案率最低、刑事犯罪率最低、枪爆案件最少的国家之一,每10万人口的命案是0.5起。10年来,刑事案件、安全事故等“五项指数”大幅下降。2021年,杀人、强奸等八类主要刑事犯罪、毒品犯罪、抢劫抢夺案件、盗窃案件的立案数和一次死亡3人以上的较大的交通事故数较2012年分别下降了64.4%、56.8%、96.1%、62.6%和59.3%。人民群众的安全感明显提升,2021年,根据国家统计局的调查,安全感达到了98.6%,较2012年提升了11个百分点。当今中国成为世界上公认的最安全的国家之一。图为二十大新闻中心第三场记者招待会分会场。中国网记者 郑亮 摄(来源:中国网)本期责编:伦晓璇微信排版:陈冰然

元宇宙世界,只剩下Meta还在“梦里”?-马克·扎克伯格-微软-人工智能-vr_网易订阅

元宇宙世界,只剩下Meta还在“梦里”?|马克·扎克伯格|微软|人工智能|vr_网易订阅
文|道总有理从爱上元宇宙的那一天起,扎克伯格就开始一连串的”诡异”行为,几乎每次在元宇宙取得的成就都会被外界冷嘲热讽。曾经僵硬古早的自拍,突然没腿的幽灵画面,10月份,Meta似乎想要为自己跟老板正名。十月份,Meta在Connect大会上发布了一款高达1499美元的头显,一时间成为扎克伯格的新骄傲。跟整个元宇宙大环境不一样,眼见大部分公司都倒在了风口过后的一地尘埃里,唯有Meta像打了鸡血似地越挫越勇。扎克伯格在元宇宙上似乎有一种”不成功便成仁”的毅力,截至今年9月份,他的净资产蒸发710亿美元,而Meta也自2021年9月以后,损失了约三分之二的市值,即便如此,小扎依旧不想放弃元宇宙。早在2014年,Facebook收购Oculus就花了高达20亿美元,这一举措是扎克伯格筑建元宇宙的开端,Meta对全球元宇宙市场的表率作用毋庸置疑,谷歌趋势搜索显示,Facebook更名为Meta后,全球对”元宇宙”的查询猛增。时至今日,扎克伯格对元宇宙的执念已经到了疯狂的地步,即便是裁员、亏损、股价大跌行业被唱衰……谁也无法阻挡他的热情,谁也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头显成为元宇宙”支点”?大厂对元宇宙的追逐,具体反映到现实中来时,头显似乎成了最好的梦想载体。扎克伯格对这次的头显也是格外有信心,据说,与Quest 2相比,Quest Pro的各种技术跟配置都有了大幅度提升。例如薄饼透镜,光学堆栈缩减超40%,甚至设备的瞳孔间距调节范围都为了让用户有更好的视觉体验发生了改变。从效果上来看,Quest Pro与 Meta Quest 2 相比,中心视图的全视野视觉清晰度提高了 25%,周边区域提高了 50%,色域扩大了 1.3 倍。整个元宇宙市场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卷去,头显、眼镜就成了一个技术漩涡。国内大厂之间也是寸步不让,字节跳动不断发布PICO新品,而腾讯则对渲染引擎与镜像技术有着极大的兴趣。就2022年以来,华为、OPPO、小米和vivo等头部厂商陆续公布了10多项与VR/AR有关的专利,包括基础技术、外观设计、光学显示等多个领域。这个赛道或许是元宇宙最不可或缺的技术跳板,同时,又是现在整个领域里为数不多,不算太过空洞的价值沃土。数据显示,2022年上半年全球VR头显的出货量约684万台,根据IDC今年7月的最新数据,2022年第一季度全球VR头显市场出货量较去年第一季度相比增长了241%。特别VR游戏乘风而起,趁着热度,Steam月活用户中,VR头显用户占比在去年1月份首次突破2%,3月份,进一步增长至2.3%。市场明显开始活泛起来的需求配合着元宇宙的如火如荼,这个领域光在技术上就难倒了一片参与者,实时跟踪技术、清晰度、场景色调、可视角度……哪一项解决了,都能成为新一代的头显领军,甚至是整个元宇宙范围内的佼佼者。但头显设备做起来没那么简单,元宇宙下真实的体验感要在刷新率至150-240Hz以上、帧率达到1800Hz才能实现,仅仅是这一个条件,目前市面上就只有Pico NEO 3和Oculus Quest 2能做到。全球对头显技术都颇为重视,但也不得不承认,即便是扎克伯格的天价头显与理想标准也尚有很大一段距离。此前,在SIGGRAPH 2022期间,Reality Labs显示系统研究团队分享了为Meta开发VR显示系统的心得,VR还需要克服的10项技术挑战,分辨率、视场角、人体工学,目前的科技企业几乎没有任何一项拿手。当然,市面上不是找不到技术一流的头显,芬兰Varjo公司的头显设备XR-3,不仅有供全彩、低延迟的穿透式MR技术,还拥有两个2880×2720像素的显示屏,目前该款头显的售价在6495美元,一年光租金就要1500美元。但消费端很难接受那么一款真天价头显,反而是一堆千元出头的平价头显在这几年渐渐崭露头角。去年年末,爱奇艺奇遇VR发布了奇遇 DreamVR,XR2+8GB+128GB的配置仅售1999元,是国内首个将旗舰机产品率先降至千元机价格区间的厂商。但相比于硬件配置,这款头衔背靠爱奇艺,明显在走内容路线。硬的不行,来软的,当头显成为元宇宙”支点”,很遗憾的是,还没有一家企业能够撬动地球,未来的市场总是惊人的爆发,又出奇的脆弱。曾经有机构预测Meta在2024年VR头显出货量将下调40%,当日代工巨头歌尔股份的股价就跌停,市值一夜蒸发129亿元。风往哪里吹,资本跟人才就往哪里走,但现在,元宇宙的风起来了,却吹得全球晕头转向。元宇宙能从消费级迈向企业级吗?扎克伯格不甘心只卖头显,眼看Meta的处境一日不如一日,单凭一家恐怕无法破解元宇宙的财富密码。10月份的Connect大会上,Meta与微软难得在元宇宙面前握手言和,前者宣布与后者进行全面深度合作。要知道,至少在元宇宙领域,这两家巨头一度水火不容。据悉,Meta为了争夺人才挖了微软数次墙角,根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微软Hololens团队在过去1年中流失了大约100名人才,大部分都流向了Meta。昔日冤家,终成队友?合作之后,微软将把Teams、Office、Windows以及 Xbox 云游戏全部引入到 Quest VR 头显,而Meta也将在未来工作与游戏中与微软联手,带动整个元宇宙板块的商业生产力。某种程度上,双方都在极力掩饰自己的短板。Meta用户在流失,这是不争的事实,今年5月份,号称企业版”脸书”的Workplace 的付费订户达到了700万,而两个月后,微软的团队协作软件Teams 就宣布拥有2.5亿月度活跃用户。用户数量上,Meta的确急需向微软借血。但在硬件设备上,即便到了元宇宙阶段,微软的发力重点依旧是软件,这样来可以巧妙地避开与苹果、Meta等对手正面竞争。当然,两家合作最重要的目的是为了推动元宇宙从消费级市场到企业级市场转变。走过游戏、社交、虚拟物产……元宇宙下一步渐渐迁移,企业赛道似乎当之无愧。第一个提出企业元宇宙概念的就是微软,去年5月份,微软在Build开发者大会上,提出企业元宇宙试图通过数字孪生技术建立虚拟数字世界,为企业提高生产效率,而微软最先切入的领域就是远程协同办公。消费级元宇宙的确在缩水,以曾经炙手可热的元宇宙地产为例,WeMeta的数据显示,2022年上半年内元宇宙房地产跌幅达85%,而整体的销售数量也从去年的1.6万笔跌到今年8月份的2000笔,下降了87.5%。反观企业级市场,微软、英伟达、尼桑等都在利用数字孪生推动企业元宇宙的落地。除了科技公司,制造企业也不例外,宝马去年宣布采用英伟达的Omniverse平台,为全球31个工厂创建”数字孪生”。今年9月份,区块链网报道,企业级元宇宙软硬件服务提供商Varjo宣布完成4000万美元D轮融资,这家企业的客户包括洛克希德马丁、波音、阿斯顿马丁、起亚。元宇宙对企业发展真的有影响吗?埃森哲调研过全球4600多名业务和信息技术高级管理者,89%的受访高管认为,元宇宙会对其企业产生积极的影响,有60%的高管则认为元宇宙带来的变化将是突破性的。但这个领域在现实落地时一向落差比较大,企业市场也没能改变这一魔咒。就目前来看,元宇宙作为远程办公工具取得的效果并不理想。据悉,微软对自家公司6万多名员工尽享调查,却遗憾地发现远程办公不仅仅耽误了团队的沟通效率,还大大降低员工的生产水平与长期创新。而Meta大刀阔斧地挺进元宇宙,却有42%的员工连公司的愿景都不清楚。饼画好了,可惜还没一个合适的盘子来装。元宇宙的”全产业”达成了多少?细究起来,这个听上去虚无缥缈的科技概念,具体应该如何形容?例如Roblox给出的元宇宙包含八大要素:身份、朋友、沉浸感、低延迟、多元化、随时随地、经济系统和文明;而国内清华研究团队总结出的三大属性,是时空拓展性、人机融生性、经济增值性;还有从似乎方面解释,是扩展现实、区块链、云计算、数字孪生四大新技术的应用。这些都可以统称为元宇宙的基本要素。差不多两年时间过去,如今元宇宙的发展到了哪一阶段?先看Meta,扎克伯格的元宇宙范围十分广阔,包括社交领域、生活领域、娱乐领域、游戏领域、教育领域、企业领域。具体来看,扎克伯格对新 Quest、VR/AR 未来的技术路线、元宇宙、神经接口、VR社交和 VR 办公都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据21世纪经济报道不完全统计,自2014年6月收购Xbox 360手柄设计团队Carbon Design以来,Meta在包括计算机视觉、面部识别、眼动追踪、人工智能、AR/VR等技术领域的投资与收购已超过15次。时至今日,大厂在元宇宙领域基本都跟扎克伯格一个原则,即全产业链入局。国内以腾讯为例,腾讯一度围绕社交形成了包含电商、游戏、支付、生活服务在内的完整生态,在人工智能领域已探索了内容、游戏、社交和平台工具型四类AI。或许受全产业的元宇宙发展路线影响,云、人工智能、AIoT、边缘计算……这些新技术领域也不断吸引资本加入。以虚拟现实为例,据悉,2021年,全球虚拟现实产业进入新一轮爆发期,到2021年,仅1-9月虚拟现实产业累计投融资金额已达到207.09亿元,不管是金额还是投融资事件数量,均已超过以往历年全年的总额。大厂总是信心满满,无论亏得多惨,嘲得多热。去年底,美国一本杂志把扎克伯格评选为”年度恶人”。他们在文章里那么写道:「扎克伯格在一场冗长的演讲中提出元宇宙的概念,完全不顾人们在非虚拟生活中真正想要做什么,更不用说在虚拟生活中了。」元宇宙在风口上爆火了那么久,在资本眼里,这是互联网未来十年乃至更长的新一轮造富地;在创业者眼里,这是将要点燃世界的科技之火。但在普通人的眼里,元宇宙到底是什么东西?很少有人能够给出一个准确的答案。市场研究机构Forrester曾经对全球24712名成年人展开的调查显示,在美国有高达近80%的成年人不知道元宇宙,而在德国,这个比例更是即将突破90%。在国内,元宇宙尽管如火如荼,但有高达90%以上的企业成立时间都不到一年。元宇宙很大,大得能装下全球一众科技大厂的野心。元宇宙又很小,小得让普通人至今都无法看清虚拟世界的希望。

充电桩,呼唤国家队-充电站-新能源汽车-电动汽车-于德翔-特锐德_网易订阅

充电桩,呼唤国家队|充电站|新能源汽车|电动汽车|于德翔|特锐德_网易订阅
文 | 老鱼儿编辑 | 杨旭然新能源汽车大卖之下,配套行业水涨船高。特别是充电桩,是每辆车最直接的刚需。2021年,整个充电桩行业掀起了一轮融资潮。全年共发生融资事件30起,较2020年增长150%; 融资金额共183.03亿元,较2020年增长432%。入局的各种资本也都是鼎鼎大名:云快充3个月的时间接连完成B1、B2轮融资,投资方有宁德时代、蔚来资本等;特来电拟通过增资扩股方式引进普洛斯、国家电投、三峡集团等战略投资者,投资后的充电桩估值约136亿元;星星充电宣布获得高瓴领投,IDG、泰康、宝龙与远洋地产等跟投的B轮融资,投资后企业估值155亿元。作为新能源汽车不可或缺的配套产业,在资本的眼中,充电桩行业正值风口。实际经营情况来看,行业却是问题重重。其中最典型的代表就是今年国庆期间,“电动爹”成了一个热门话题。广东一名男子特斯拉自驾回湖南,由于高速大堵车,他不得不进服务区充电却遭遇一桩难求,勉强继续向前开。结果“趴窝”在高速上。该名男子只得自掏腰包花2000块叫了拖车,连人带车一起拉到湖南。另一位国庆期间从深圳回湖南老家的新能源车主,在高速公路服务区给车充电时,一共花费了5个多小时,其中单排队就用了4个小时,期间厕所更是都不敢上。两则小故事让人啼笑皆非,似乎也没有阻挡新能源汽车选购的热潮。但如果充电桩配套不能加速跟进,类似的情况只会越来越多。01 现实的车桩矛盾如今我国充电桩数量的增长,还远远跟不上新能源汽车增长的强大动力。 新能源汽车保有量快速提升以来,充电桩相关的上市公司大受裨益。作为充电桩生产厂家的许继电气,从2016年起将电动汽车智能充换电系统列为单独产品类目。根据当年年报显示,2015年该产品营业收入为5.51亿元。到2021年,这个产品营收已经增长至11.76亿元,增幅113.43%。许继电气股价表现(2015年1月至今)同样把新能源汽车及充电设施、设备作为单独产品类目的还有易事特,2015年至2021年,在其营收增长只有16.7%的情况下,其新能源汽车及充电设施、设备业务收入从2015年的9520万,增长至2021年的1.71亿,涨幅是80%。科士达的新能源充电产品主要包括:充电桩模块、一体式直流快速充电桩、分体式直流快速充电桩、壁挂式交流充电桩、立柱式交流充电桩、充电云平台等。从2015年单独统计开始至2021年,该类产品增长超过100%,高于营收增速。这些公司充电业务虽然并没有爆发式增长,但也保持了稳定的增速水平,长期受益于国内充电桩数量的提高。据中国充电联盟公布的数据,2022年1-9月,充电基础设施增量为187.1万台,同比增长245%。截至2022年9月,全国充电基础设施累计数量为448.8万台,同比增加101.9%。这些数字看似很高,但是如果再对比新能源汽车的增长速度,就会发现其相差很大。高速公路拥堵和充电难是新能源车主的噩梦2022年1-9月,新能源汽车销量456.7万辆,桩车增量比为1:2.4。这个数字,不仅还没有达到一直期望的1:1的发展数量,就连质量也一直不高。截至2022年9月底,我国直流充电桩70.4万台,仅占全部公共充电桩的43%。这从侧面说明,如今我国充电桩数量的增长,还远远跟不上新能源汽车增长的强大动力。这是充电桩生产厂家目前的不足所在,同时也是其发展方向所在。02 “卖水人”赚不到钱重资产投入,收入单一,回报周期漫长。 在今年1-9月增加的充电桩中,公共充电桩增量为48.9万台,同比上涨106.3%。但增加更多的是随车配建的私人充电桩,增加138.2万台,同比上升352.6%。截至9月底,我国随车配建的私人充电桩累计达到285.2万台,同比增加141.9%。但是公共充电桩累计数量为163.6万台,同比仅增加56.6%。小区车位充电桩仍是充电主流文章开头所描述的车主在出行时遇到问题,其根源就在于此。为何公共充电桩如此不受青睐?这可能源于运营商盈利的困难。例如,头部充电桩运营商特来电自2014年成立后,就长期处于亏损状态,其2019-2021年营收分别为21.29亿元、19.25亿元和31.04亿元,净利润分别为-7512.26万元、-1.71亿元和-5132.08万元。另一家头部运营商星星快充没有披露过相关的营业数字,不过其董事长邵丹薇曾自豪地透露:“星星充电是到目前为止,唯一一个持续盈利的充电企业。”同时邵丹薇还说:“目前充电桩不盈利是行业现状。”不盈利的原因不难理解:重资产投入,收入单一,回报周期漫长。新能源汽车渗透率逐渐升高之后,充电桩的基建属性就会日益凸显。这就决定了充电桩运营不可能存在高利润,只能靠规模取胜。但同时充电站建设又是个重资产投入行业,据测算,建一座拥有10—20个充电桩的中小型充电站,需要投入上百万元的资金。但运营收入来源单一,主要收入是充电费。人们之所以买新能源汽车,电费便宜是非常大的考虑和基础。所以,建充电桩,尤其是公共充电桩必然是一桩“苦差事”,经营和盈利的难度都非常大,需要不断优化选址、扩大规模、降低成本,要能忍受漫长的投入期,以逐渐获取市场地位。但是面对着充电桩的微利和长周期,一些运营商只能寻找应对策略。2021年,特锐德董事长于德翔宣称:“特来电不做充电,更不是在建桩,而是以充电桩为连接点在织一张网。通过一个大系统卖电、大平台卖车、大合作租车、大数据修车、大支付金融、大客户电商,形成的是一个基于汽车充电的生态系统。”特锐德董事长于德翔长期投入充电桩这样的规划像极了曾经的互联网公司。另外,星星快充也在“互联网”上“动手动脚”。2020年工信部通报过一批侵害用户权益行为的APP,其中星星充电APP涉及违规收集个人信息;违规使用个人信息的问题未完成整改。此外,出于盈利上的压力,很多充电桩的运营能省则省。开迈斯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曾针对近8万多个充电桩、6000多个充电场站进行了测试。有约40%的充电桩不可使用。在这40%中,有12.7%的属于硬件问题,即充电桩没有办法正常充电,或者充电终止;有约27%的是运营问题,多重槽点致使用户无法充电。这样的种种问题,也是长假期间车主“一桩难求”原因的一部分。03 基础设施属性充电桩位列“新基建”七大领域之中。 充电的问题不解决,新能源汽车永远只能作为城区通勤的代步车,对燃油车的升级替代就无从谈起。这时候,“国家队”的出场就显得至关重要。充电桩具有明显的基建属性,这是经过官方明确认定的。2020 年中央提出发展“新基建”为经济增长提供新动力,充电桩位列“新基建”七大领域之中。2022年8月25日,国家四部门印发《加快推进公路沿线充电基础设施建设行动方案》,提出三个阶段的目标:力争到2022年底前,全国除高寒高海拔以外区域的高速公路服务区能够提供基本充电服务;到2023年底前,具备条件的普通国省干线公路服务区(站)能够提供基本充电服务;到2025年底前,高速公路和普通国省干线公路服务区(站)充电基础设施进一步加密优化,农村公路沿线有效覆盖。这样的规划目标,仅凭市场化的第三方运营公司难以企及。目前,新能源汽车充电的难点在于高速公路覆盖不足、普通国省干线和农村公路还未全面起步,呈现出“越偏远,越困难”的特点。广大的乡镇路网目前还难以覆盖充电设施比如根据中国充电联盟的数据,截至8月底3819个高速服务区建成充电桩1.67万个,占比不足2%。充电桩投建回收期很长,前期会产生大量资本开支,如果单纯依靠民营企业以利润驱动进行建设,一些偏远地区、薄弱地区会因马太效应而“弱者愈弱”。这个时候,需要更多的行政力量进行介入。目前,电网部门参与热情最为高涨。前文中提到联合印发《行动方案》的国家四部门,除了交通运输部和国家能源局,还有国家电网有限公司以及中国南方电网有限责任公司。同时,截至2021年9月,全国充电运营企业所运营充电桩数量超过10万台的共有4家,国家电网运营19.6万台,是唯一的一支“国家队”。但仅有电网部门的参与仍显不够,面对“电+车”的趋势,电网部门擅长从电的角度来进行建设,而有些“国家队”则更擅长从车的角度来介入经营,比如“三桶油”。中国的加油站的发展史,其实可以称为充电站建设的“前事之师”。建国初期,中国加油站数量仅有70家左右。在之后的发展中,以中石油、中石化为代表的国营加油站撑起了公路运输的毛细血管。数据显示,目前全国共有约12万座加油站。其中三桶油旗下的国营加油站数量仍然超过50%。三桶油的充电设施落实还非常有限油转电的大浪潮下,对公路行车生态系统最为熟悉的加油站,显然是进行充电设施建设的最佳人选之一。包括壳牌、英国石油公司等石化行业国际巨头,都在重新规划对中国市场的布局,除了扩增加油点,在加油站增设充电桩也是关键考虑。而国内三桶油对充电桩的布局,则有些“犹抱琵琶半遮面”。虽然早就高调宣布要积极布局充电桩业务,但真正落实的动作仍然寥寥。让行政力量更多介入,也许是未来彻底解决“一桩难求”难题的关键答案。因为既然将充电设施视为基础设施,就必然要面对社会企业投入积极性不足的现实问题。